您的位置 : 首页> 神御凌霄

更新时间:2019-08-22 14:14:41

神御凌霄 已完结

神御凌霄

作者:分类:玄幻奇幻

武道酬勤,惊雷风雨; 身外化身,星辰领域; 菩提无树,极乐寰宇; 一念苍生,万世名誉; 叱咤天下,唯我独御。展开

神御凌霄_精彩章节试读:

冰儿一双眼睛望着辣手屠人的东方镜,一时之间竟然怔住了:“公子,那你为什么——”

东方镜一摆手,“冰儿,你且回去,刚才的事就当不知道。今天公子要给你看一出好戏。”

此时冰儿方知,自己公子修为不但没有被废,反而精进到如此地步。情知东方镜对所有的事情,必定已经有所安排。

她是自小被东方镜带出来的,行事一向果决,从不拖泥带水。此时一见东方镜成竹在胸,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当下情形,她还是听从安排的好。于是一点头,“公子保重。”

随即化作一条白练,眨眼之间,人去影空。

东方镜望着地上的残尸,冷笑一声,“悖主叛奴,死不足惜。”随之脚下一跺,真气涌入地下,掀动大地,瞬间烟尘翻滚,土浪涌动,将那奴才的尸体裹挟而下。

当烟尘散尽,地面凭证如初,一眼看去,没有丝毫的异样。

日出时分,当东方破再度来临,诧然发觉,所有的奴才,竟然都躺在地上,呼呼大睡。

见到眼前这幅情形,东方破大吃一惊,三步如线,瞬间就奔到了东方镜所在牢笼的面前。

直到看到东方镜还在牢笼里面,一颗悬得老高的心,方才放了下来。

一念未落,东方破就已发觉不对。

昨夜他将东方镜扔进牢笼里的时候,他已经浑身焦黑,形如槁木死灰,眼见命在旦夕。

可以眼下,东方镜一身白衣素裹,端坐于囚笼之中,闭目养神,深色淡然。

仿佛此时他不是阶下囚,而是一个修身养性的清客。

东方破一声咆哮:“你——这身衣服哪里来的?”

咆哮声落,东方镜微睁双目,“我身为东方家少主,难道沐浴更衣也值得大惊小怪吗?”

东方破几乎歇斯底里,他以一个旁支子弟身份,不知经历了多少大生死、大奇遇,方才有今日的成就。打败东方镜,是他一直以来的动力。

昨夜一朝发威,只手擎天,终于将东方镜大败于脚下,得偿所愿。

对他而言,将曾经高贵无比的少主东方镜死死地踩在脚下,这是他今生最大的痛快。

可是现在,竟然有人背着他,来巴结这个落魄少主。

一个人已成阶下囚,竟然还有人对他忠心耿耿,这种事让东方破感到自己被羞辱了。

“谁,究竟是谁,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底下做鬼!”东方破歇斯底里,几乎疯狂。

东方镜淡淡地抬眼,缓慢地扫视了一下那些正在地上熟睡的奴才,“这些人都是我东方家的家奴,哪个奴才伺候主子,也不需要向你禀报。怎么,你有异议吗?”

说话之间,眼神冲向东方破。

那是一种蔑视的眼神,全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。

东方破瞬间就有一种被俯视的感觉,这是他最无法忍受的。身为旁支子弟,东方镜的这种目光刺痛了他卑微的自尊心。

此时东方破,恨不得抬手一掌,劈死眼前的这个落魄少主。但是他不能,至少现在不能。

生擒东方镜这件事,他已经禀报了大长老东方泰岳。

按照东方泰岳的指令,东方镜必须活着出现在家族众人的面前,他要亲手处置这个曾经的少主,以便杀人立威,以铁血手段震慑那些不服从的人。

愤怒之中,东方破握拳凭空一砸,真气爆出,化为层层波浪,激荡于整个院落当中。

受到真气波浪的震瑟,那些陷入昏睡当中的奴才,这才悠悠醒来。

东方破冷着脸问道:“刚才是谁伺候咱们少主沐浴更衣的?”

他的话从齿缝里迸出来,带着森森寒意。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怒意,一时之间,全部噤若寒蝉,无人敢应。

良久之后,一个奴才扫视了一圈,颠颠儿的跑到他的跟前,谄媚一笑:“没有公子的吩咐,我们怎敢给他洗澡换衣,想来这个杀才,狗一样的人,一定是半夜自己钻了出去,换了身衣服这才回来的。”

这个奴才,其实全然不知是怎么回事,他这样说,就是为践踏昔日少主,以此取悦东方破。

东方镜望着那个奴才,和颜一笑,“狗才,你昨晚给公子我打洗澡水的时候,也是这么一副嘴脸吧。奴才就是奴才,真是狗脸,说变就变。”

东方破的心弦再次被东方镜的话拨动,望着那个上前献媚的奴才,勃然大怒,“当面一套,背地一套,找死!”

大掌一挥,拍在那个奴才的脑袋上。

就听砰的一声,那人的头颅,顿时碎成血肉,化作漫天血污,四溅开来。

东方镜轻松往后一退,“东方破,你要屠狗,我不拦你,但你最好别溅我一身脏血。本公子这身衣服,可是珍贵的很。”

东方破恨恨看了一眼:“给他带上封神锁,带走!”

东方破一声令下,那些两股战战,几欲逃走的奴才们,仿佛洪水一下子找到了泄口,呼啦一下,全部朝牢笼围了上来。

片刻之后,东方镜一身金刚铁锁扣得死死的。

这是东方家族最厉害的刑具,号称封神锁,只要带上它,不要说一个人,就算是神都得乖乖就范。

这东西专门为武道高手设计,带上它,囚徒只要稍有异动,铁锁之上的金刚刺,就会刺入人体穴位之上,痛不堪言。

原本对付废人一样的东方镜,是用不到这样的刑具的。

可是眼下,东方镜的恬然淡然,让东方破很不放心。

东方镜倒是老实,全程神色如常,竟好像丝毫不觉。

片刻之后,封神锁落地,东方破大手一摆,“抬他走。”

封神大锁,重逾千斤。带上这套锁具的人,根本就不可能自己走路。

东方镜被十六人抬着,穿越府邸九幽十八弯,绕过层叠如山的房屋,来到西厅白虎堂。

东方家族四大厅堂,东厅青龙堂,为商议家族大事所用;西厅白虎堂,为处置子弟,见血杀人所用;南厅朱雀堂,为盛世庆典所用;北厅玄武堂,为修炼比武所用。”

议事白虎堂,就意味着要杀人见血。

此时天光大亮,整座凤鸣城已经从一夜的沉睡中苏醒过来。

被紧张和恐惧压抑了一夜的凤鸣城,此时陷入了一片刀光剑影当中,一支支的军队在街上穿梭而过,士兵们一个个面如铁人,连一丝的表情都没有。

商铺之中寥寥几人,见到军队走来,赶忙躲进深处,“这是出什么事了,军队都开始调动了,是不是要打仗啊。”

平民之辈,对这样的阵势,充满了恐惧。

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东方玄武老爷子过世,整个东方家族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,听说少主东方镜携众造反不成,现在已经被抓住了。这会儿整个凤鸣城都封锁了,正在捉拿溃逃的反贼。”

“东方镜不是少主吗,东方家族的少主之位本来就应该是他的啊,他还造什么反啊。”

“一瞧你就孤陋寡闻,传闻东方玄武老爷子把宗主的位置禅让给了大长老东方泰岳,少主东方镜不服,这才造反的。”

“哎,我怎么听说是东方太岳先造的反啊?”

“嘘——”那人赶紧压低了声音,“千万别这么说,现在是东方泰岳掌舵凤鸣城,你的话要是传出去,全家都得抄斩。”

东方家族门前,无数金戈铁马往来,有气吞万象之势。

彼时,一队怒马如龙,遥遥开来,半里开外,就能见到烟尘四起来。

“来人止步,报上名来。”话音未落,怒马已至眼前。

“阳城太守东方海,奉命回家族议事!”人随话到,一个人影从马背上飚下,如风一样一闪而逝,进入府邸之中。

守门士兵连忙下拜:“见过大人。”

等他起身,东方海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府邸深处。

东方家族庞大,分支众多,很多分支都开枝散叶到其他城池当中,号为太守,经营商号,拓展实力,并负责为家族聚拢财富和收集情报。

此时各城太守陆续回来,家族门前一时滚滚人潮,车水马龙。

且说东方镜,被人抬着,转入西厅白虎堂,巍峨大门之上,一副巨大的五凤朝阳图镌刻于上,使白虎堂气势之磅礴,不啻于一庭之朝堂。

嘎嘎吱!

白虎堂门户洞开,里面人头攒动,黑影如云。

大门一开,一片肃杀的目光涌来。修为略低的人,在这片目光的压迫之中,都要瑟瑟发抖。

东方镜被封神大锁扣着,竟然神色如常,丝毫不以为意。

神御凌霄_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神御凌霄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神御凌霄 阅读全文